灌阳人在灌阳

车头行.行将消失的泥瓦烧制业

浩瀚星空中,地球微如尘埃,不停地转动。

地球是否孤独?对于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类来说,至今还是一个谜。

然而,作为地球的主宰,人类暂时还感觉不到孤独,因为,与人类生活在一起的,大约还有一千万的物种。

不幸的是,地球每完成自转一次,就会有75种物种灭绝。

人类对消失的东西,总有莫名的惋惜。

当新人变成旧人,旧人变成故人。

新闻成了旧闻,旧闻又变成了历史。

多少英雄,总被雨打风吹去。

时间按照既定的步伐前行,不紧不慢,不因任何人的意志而动摇。

当新潮泛起,总先有旧浪退却。

2016年12月14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车头村,是灌阳县新街镇的一个自然村,是一个拥有二千多人口的大村。 

2016年12月14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  戴家湾,车头村的一个小村屯。

2016年12月14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戴家湾屯是一个仅百余人的小村屯,却至今还保留有三、四家家庭作坊式的泥瓦烧制小厂。 

2016年12月14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混凝土屋面和琉璃瓦的兴起,渐渐地取代的小泥瓦的市场。由于生存艰难,放眼整个灌阳县,也仅有戴家湾这几个小厂,还在烧制小泥瓦了。 

虽然科技的进步,提高了泥瓦的制作效率,但依然不能使烧泥瓦这种传统工艺,摆脱走向消亡的命运。

电动泥瓦制作机的出现,极大地解放了人力,简化了泥瓦的制作环节。

以前,泥瓦成模前,需要人工踩泥,将泥巴踩f均净,踩到不软不硬的程度,以利于泥瓦的成模制作。踩泥费力不说,还费时间,一人最多一天只能制模一千块左右。而利用电动泥瓦制作机,一人轻轻松松,能制作四千块。

2016年12月14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用泥瓦制作机,就不用踩泥了,在田里挖来泥巴,与一种较干的泥巴拌和一下,就能放入机器里。

2016年12月14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刚刚从制作出来的泥瓦,用一块木板盛着,放在厂房的一旁。 

2016年12月14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新制作成的泥瓦还比较软,需要转移到另一个厂房,码成一排晾干。 

2016年12月14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搬瓦,是一种比较累人的活儿,由于人工费贵,老板娘亲自上阵来运瓦码瓦。 

2016年12月14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  经过几天的晾干,泥瓦变硬了一些,又要用手推车运走,进入下一道工序,进窑烧制。 

2016年12月14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搬瓦的确是力气活,又烦又累,村里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干,干这活的都是一些农村妇女。

2016年12月14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运瓦的小车被推进了瓦窑里。 

2016年12月14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运进瓦窑的泥瓦,从小车上拿下,在瓦窑里码成环状。

2016年12月14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码瓦是个技术活,每隔一定的距离,码瓦的方向,要从竖向变成横向,我猜想, 这样做的目的,一是稳定性好一些,还有一个,是不是也有通风通气的作用?

2016年12月14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  在瓦窑里完成码瓦后,就要用木材来烧窑,大约经过三天不眠不休的生火,泥瓦煺去了水份,变得坚硬起来,成为小瓦片。烧窑即是个累活,也是一个技术活,烧久了费材,烧欠了费瓦。所以说,火候的掌握很关键。有句俗话,凑材的是些小伙计,看火的才是老师傅,说的就是这种情况。

2016年12月14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待火冷却,温度降下来之后,就要将瓦片从窑里运出来,码放在空地之上,等待出售。

这样的一片瓦,零售价为每片三角,大批量的销售为每片二角八。

从一团泥巴变成一块小瓦片,需经过挖泥、拌和、制模、晾干、码瓦、烧窑、出窑等工序,前前后后,大约要一个月时间。一口窑,能烧制十多万片,产出价值约五六万元。除去人工等成本,所赚其实不多。

瓦片制作出来,能不能销售出去,是一个问题。现在,盖瓦房的人家,渐渐地也少了。老板说,前段时间,湖南的粗石江镇搞仿古建筑,要了一批小泥瓦。

相对于琉璃瓦,小泥瓦暴露出防风防雹不足、易滑落的缺点。

可以预见,自西周的早期以来,替中国人遮风挡雨三千多年的小泥瓦,恐怕会逐渐步入历史的舞台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