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阳人在灌阳

桂林周边游:湘江战役纪念馆

湘江战役纪念馆位于兴安县城西南的狮子山。

纪念馆的边上,还有湘江战役纪念碑园。

1993年,在作家魏巍和聂荣殝元帅的建议下,湘江战役纪念碑园开始建设,1996年,纪念碑园和纪念馆建成并对外开放。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  碑园是全国首批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,每年接待游客几十万人次。

2017年6月29日,我单位一行26人,来到碑园接受红色教育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走进大门,迎面可见的一组大型的群雕。

群雕为灰白花岗岩雕凿,长46米,高11米,由四个巨型头像和五组浮雕组成,为全国革命理纪念碑园之最,它艺术地再现了当年红军突破国民党第四道封锁线的壮烈情景;主碑高34米,耸立于狮子山顶,上部为三支直插篮天的步枪造型,象征着、“枪杆子里出政权”的真理,下部为圆拱型碑亭。 主碑和群雕由一线四折共201级的大型台阶连接,陡峭的台阶寓意着中央红军突破湘江封锁线的曲折过程。

我们去的时候,正好有电视台要拍一个专题,对游客清场。我们只能到其它地方去瞧瞧。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好在碑园的不远,就是湘江战役纪念馆。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在纪念碑园和纪念馆前面的空地,绿化搞得也不错。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还摆上了一些武器陈列品。我对兵器不太熟,这坦克估计是我国自制的第一代坦克,59式坦克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坦克的前面还有些武器,大概是高射机枪、迫击炮和榴弹炮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走进湘江战役纪念馆。 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  纪念馆的边上,立着一个巨石,上面刻着迟浩田上将手书的“红军长征突破湘江陈列馆”几个大字。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走进馆内,讲解员首先让我们看这个雕塑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光是看这个雕塑,是看不出什么道道来,只有听讲解员讲或者看边上的简介,才明白雕塑的意义。

但我对简介上写出的湘江战役的起止时间有疑义。 

简介上说,湘江战役发生的时间是11月25日,结束时间是12月1日。

时间拨到1934年11月22日,红八、红九军团作势虚攻龙虎关,白祟禧原本就不想与红军硬拼,将守在湘江边部队调往恭城,阻挡红军进入广西腹地。这一调动,使全州县城至兴安界首的那段湘江,成了防守的漏洞,蒋介石固若金汤的铁桶阵,露出了一道难得的缝隙。

23日,第一军团红二师的侦察兵发现这一带竟然无兵防卫,赶紧向上级报告。

等中央军事委员会接到这一重要情报,已差不多过了二天时间。如果那时的侦察兵配有一部手机,该有多好!那怕是一部电报机也行啊!

在道县纠结于北上还是西进的中央军事委员会得到消息后,于25日下午5时,终于定下前进方向,决定挥兵进入广西。

所以,1934年11月25日这一天,没打什么大仗,只是定下了向湘江进发的决心而已。将之定为湘江战役的开始时间,恐是不合适的。

湘江战役打响第一枪的,是三天之后,也就是1934年11月28日上午8点,嘿嘿,正好是上班时间。

在蒋介石严厉的呵斥下,白祟禧命令桂军从恭城返回灌阳,桂军的三个团向驻守在灌阳县新圩乡枫树脚的红五师发起进攻,拉开了残酷的湘江战役序幕。

我们知道,湘江战役有三大阻击战,分别是灌阳新圩阻击战,兴安光华铺阻击战,全州觉山铺阻击战。在新圩阻击战发生的第二天,后二大阻击战才开始进行的。

白祟禧实际是对红军手下留了情,这体现在首先发起攻击的地点选择上,是在灌阳的新圩的枫树脚而不是兴安的光华铺,这符合“小诸葛”击腰不拦头的策略,“小诸葛”只是想将红军尽快地赶出广西,而不想与红军拼个你死我活。其次是兵力的布置上,桂军在新圩的攻击方向,共有七个团,而兴安的攻击方向,桂军仅布置了四个团。如果兵力的布置,灌阳与兴安进行对调,红军的损失将会更大。

因此,准确来说,湘江战役的开始时间,应是1934年11月28日。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“三人团”通道战术示意图。红一、红三军团在前面两侧开路,红八、红九军团在两边护卫,红五军团殿后。彭大元帅对此不以为然,将此战术戏称为“抬棺材走路”。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在中央红军长征之前二个月,先行派出了红六军团进行探路,示意图上的红线即为红六军团的行军路线,与后来的中央红军的前行方向大致相似。 红六军团的军团长为萧克,有儒将之称,其文学作品得过中国文学家梦寐以求的茅盾文学奖,但1955年授衔时,只评了个上将,凭他的资历,不说元帅,评个大将是绰绰有余的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蒋介石计划的铁桶阵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湘江战役走势沙盘模型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觉(脚)山铺阻击战简介。上面说觉山铺是历时最长、规模最大、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斗。如此描述,我觉得还是有点疑问。首先说时间,觉山铺战斗是从29日打响,到12月1日中午结束。而新圩阻击战是从28日开始,到12月1日凌晨结束,从时间来看,新圩的战斗还要长半天。说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战斗,也是不尽准确。在这场战斗中,我方是红一军团的红一师、红二师共六个团。敌方是湘军的四个师12个团。而新圩的战斗我方投入六个团加一个炮兵营,投入的兵力比觉山铺战斗还要多,只不过,红三十四师没能及时赶到阻击阵地而已。因此,准确的说法是,觉山铺战斗是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战斗。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湘江战役战斗情形再现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红三军团战斗部署示意图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红五师的行军速度很快,26日深夜接到命令,16个小时之内,就从水车的雷口关赶到了新圩的枫树脚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红三军团的电报和现场图片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新圩阻击战阵地示意图。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新圩阻击战简介和一些电报图片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  光华铺阻击战简介和阵地示意图。光华铺阻击战是从29日打响,至12月1日上午结束,红四师阵地失守的时间稍稍晚于晚于新圩阻击战红十八团的阵地。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十二月一日下午交战双方态势图。12月1日中午,红一军团在觉山铺的阵地也失守,湘江通道对红军完全关闭,还没过江的有红三十四师和红八、红九军团一部。迎接这些部队的,只有血和泪。

红三十四师全师牺牲,红八军团被打散,全军团仅剩600余人,军团番号取消。

红九军团境况稍好,军团共二个师,红三师保存较好,红二十二师全部损失,全军团剩3000余人缩编为三个团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战斗情境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湘江战役简介。上面的描述又不太准确,说十一月二十七日起,红一军团一师、二师、红三军团四师相继渡过湘江。其实,二十七日,湘江战役还没打响呢!这几个师,都是觉山铺和光华铺在打阻击战,坚持到12月1日才渡过湘江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军委纵队渡江示意图。

11月26日,军委纵队从蒋家岭过永安关至文市桂岩村,在桂岩村住了一夜,这一天行军8公里。27日,从桂岩走了6公里到文市,又住下,28日,从文市走了26公里到全州石塘,29日从石塘走了32公里到兴安界首,30日午夜,军委纵队和中央纵队全部渡过湘江。军委二个纵队行军比较缓慢,除了搬家式的行军外,还有二个比较重要的原因,一是这二个纵队是没有战斗力的,必须分兵保护,然而战斗激烈紧张,红军实在无力再派出兵来,军委纵队只得走走停停,等待兵力收缩集结。二是兵力之所以不能较快的收缩集结,是八九军团没能按计划攻取三峰山,只得改道雷口关入桂,这一耽搁造成全局被动,第五军团为了保护八九军团雷口关道路不至于被切断,只得在湘桂边境一带死撑,抵挡敌军追兵。一军团一师、二师在全州脚山铺抵挡湘军四个师的进攻。三军团四师在兴安光华铺抵挡桂军四个团的进攻,五师在新圩抵挡桂军七个团的进攻。可以这样说,每拖延一分钟,就意味着更多的牺牲和鲜血,意味着更多战士的倒下!

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的目的,是全力保障军委纵队和主力部队渡江,从这个目的上来说,是达到了,但是,红军为此付出了几万将士的鲜血,代价不可谓不惨重!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红三十四师行进示意图。走错路的红三十四师落在队伍的最后,成了敌人猎杀的对象,4300余人伤亡殆尽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红九军团抢渡湘江示意图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红八军团也基本损失殆尽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红五军团抢渡湘江示意图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第六师十八团无法阻挡桂军七个团的攻击,全部牺牲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红十八团喋血新圩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湘江战役雕像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中央红军突破湘江后双方态势图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翻越越城岭老山界示意图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通道会议。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长征途中主席写的十六字令三首。 

山,快马加鞭未下鞍。 惊回首,离天三尺三。 

山,倒海翻江卷巨澜。 奔腾急,万马战犹酣。

山,刺破青天锷未残。 天欲堕,赖以拄其间。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长征途中红军雕塑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长征途中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  主席的雕像似乎是眉头紧锁。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军民鱼水情深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一位小红军在墙上书写标语。 

2017年07月02日 - 水利人家 - 灌阳人在灌阳

参加湘江战役的共和国将帅。      

评论